表面上说没事,其实心里很有事_S最生活_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bet988
当前位置:主页 > S最生活 >表面上说没事,其实心里很有事 >

表面上说没事,其实心里很有事

2020-08-03 10:31| 发布者: S最生活| 查看: 340| 评论: 246

表面上说没事,其实心里很有事

文/安卓雅.布兰特 Andrea Brandt

译/祁怡玮

萝贝塔和乔伊斯合住一户公寓。她们以共有的家用金购买杂货。为了省钱,她们每星期去量贩店採购一次。在量贩店买半加侖的鲜奶比在附近超市买两夸脱还便宜。

一天早上,乔伊斯想加鲜奶到她的玉米脆片里,却发现纸盒里只剩一、两匙鲜奶。萝贝塔正準备出门上班,乔伊斯问她:「鲜奶怎幺没了?」

「鲜奶没了吗?」萝贝塔说:「你知道我朋友杰克昨晚泡了热可可来喝,一定是被他用光了。不好意思啊!」

依个性而定,乔伊斯有四种可能的反应:

1.「这样啊,如果你有脑袋,怎幺不想一想⋯⋯」乔伊斯一边说,一边把将近空了的鲜奶盒丢向萝贝塔,残余的鲜奶洒到她的裙子上。「杰克缴钱给我们当家用金了吗?希望他觉得『我的』鲜奶很好喝。」

2. 「没关係。」乔伊斯说:「我上班途中再买咖啡来喝。」当然,咖啡要另外花钱,而且她抗拒不了星巴克的司康,但她不想惹得萝贝塔不高兴。她说:「祝你有愉快的一天。」

3. 乔伊斯深呼吸一口气。「看来我们要重新规划购物清单了,不然就是先在附近超市买一买,免得不够用。我们晚上讨论一下吧。」

4. 「喔,好吧。」乔伊斯柔声说道:「我找别的东西当早餐好了。」她想起架子上还剩最后一盒优格,那是萝贝塔的最爱。

老实说,当你面临类似的处境,哪一种反应最接近你的反应?这是一本关于被动式攻击的书,但这四种反应只有一种符合被动式攻击的行为模式。如果你自己有被动式攻击的问题,或你之所以在读这本书是因为身边有这种人,那你可能一眼就能认出那一个选项。不过,且让我们先看看每一种反应意味着什幺。

•第一种个性带有侵略性。侵略性的反应通常是一时冲动,但背后的目的是要造成伤害。

丢鲜奶盒的动作只带有温和的肢体暴力,但情绪上的暴力更恼人。无谓地侮辱及影射萝贝塔的男性友人就是一种情绪暴力。愤怒在此显而易见。

•第二种反应的个性消极。做出消极反应的人不表达自身需求、不捍卫自身权益,往往是因为自卑,他们觉得自己比别人更微不足道。我们在这里看不到愤怒的痕迹,但很难想像一个人能够长此以往而不累积满腹怨气。

•第三种反应的个性果决。光是深呼吸一口气的动作就说明了很多。乔伊斯感觉自己怒火中烧,她先经过思考才做出反应。在她看来,问题出在鲜奶的供应不当,萝贝塔的朋友只是刚好用了最后一些。他们的需求相互冲突,是时候好好讨论了。好好讨论才是积极正面、成熟负责的解决问题之道。

•第四种反应是典型的被动式攻击型人格。表面上看不到愤怒。到了晚上,萝贝塔在找她的优格时,乔伊斯会甜甜地说她总得吃早餐,而她只找得到那盒优格。萝贝塔怎能对她生气呢?就某个角度而言,乔伊斯只是拿回萝贝塔欠她的。但萝贝塔可能也会觉得被刺伤,尤其如果她和乔伊斯已是老交情了。

被动式攻击又称消极抵抗,是以看似没有敌意的方式来表达愤怒的一种手段。由于没有一个定义能像实际举例一样生动釐清它的涵义,我们不妨依序看看几个被动式攻击程度越来越强的状况。

露西讨厌早起。为了叫她起床,她母亲总是喊了又喊,但她还是躲在被窝里假装没听到。事实上,露西很清楚她母亲何时会气呼呼地爬上楼梯敲她的房门,而她会赶在那之前跳起来冲进浴室。

听起来够简单的,对吧?小时候我们可能都有过类似的表现。或许是赖床,或许是大人讲了好几次,我们才关上电视去做功课。我们会乖乖照做,只不过做得拖拖拉拉。我们用这种方式激怒爸爸妈妈。如同我们每一个人的母亲,露西的母亲每天一早就从被儿女的行为激怒开始。

我们来看看当被动式攻击变得更严重一点的情况。

为了结束这种拉锯,露西的母亲用了新的招数对付她。她告诉露西,从今以后她只会叫她一次,她要是不起床就自己去上学。也就是说,她要幺得走路去,要幺得等公车。第二天早上,妈妈只叫她一次,露西就起床了。但她占用全家唯一的一间厕所,慢吞吞地刷牙洗脸。等她终于打开门时,全家人都聚集在门外。

因为不能上厕所,大家的行程都被打乱了。露西伸伸懒腰说:「我只是想照你说的做啊。可能我还没完全清醒,所以动作有点慢吧。」

在家人眼里,露西的拖延战术或许看起来很故意,但露西可能不明白自己这幺做的动机,她的出发点可能也不是要造成伤害。毕竟,她只是听从命令,而且她已準备好一套说词。在这个案例中,我们看到被动式攻击处世之道的源头。

我们再看看几年之后的露西。

电话响起时,露西看到来电者是她父亲的生意伙伴。她没让电话转到答录机,而是主动接起电话,提议帮对方留言。她父亲的生意伙伴说,明天一早不要到公司碰头,请她父亲直接去机场搭飞机,这样才赶得上一场重要的会议。露西提笔写下留言,甚至还问了班机时间。挂上电话之后,她把字条丢到她父亲放公事包的小书桌上,然后就去看电视了。

那天晚上,一家人共进晚餐时,她父亲的手机响了。和对方讲完之后,他气沖沖地挂断手机。「露西,你什幺时候才要告诉我更改航班的事情?」

露西抬起头来。「更改航班?喔,对,你的搭档打来过。」

她父亲深呼吸一口气。「他说是你接的,他还留了言。」

「是啊。」她说着朝父亲的书桌走去。「就在这里啊。」她弯下身。「哎呀,一定是你放公事包的时候掉到地上了。对不起啦。」她把那张仔细写好的字条交给父亲。

露西单纯只是粗心大意吗?还是因为父亲不让她和一些年纪较大的朋友去参加週六晚上的派对,她就用这种方式还以颜色?她的家人说不上来,露西本人可能也不清楚。反正她会确保父亲在上床睡觉前看到字条,对吧?儘管如此,这种袖手旁观的做法依旧是一种被动式攻击的表现。

接下来的例子则不是袖手旁观,露西採取行动了。

露西现在上大学了,但不是她想上的那一所。她想上的在另外一州,那所大学的校园很酷,还有很棒的足球校队。爸妈说那里的学费太贵,他们付不起。她只好上了这间离家两小时车程的学校,爸妈说这里的学费他们「勉强可以应付」(而那还是在她母亲被辞退之前)。他们给了她一张信用卡,用来支付学校的花费,于是她把这张卡刷爆,买了一台新的笔电。她告诉爸妈说教授「要求每一位学生都要有笔电」,即使她脑袋里盘算着一堆除了课业以外的用途。她可能认为那张信用卡是父母向她求和示好的表现,因为他们逼她去上她心目中第二顺位的学校。

到了这时,露西已经深深陷入被动式攻击的模式里了。儘管她的父母可能觉得这是一种报复的举动,露西却可能认为她有权拿她应得的。她的被动式攻击也展现在其他的人际关係上。

露西的室友佩妮长得很漂亮,她有一件浅桃红色的毛衣,那件毛衣她穿起来格外动人。露西「借」来穿,不知怎地洒了红酒到毛衣上。她把毛衣丢在她自己的衣柜底部,毛衣就这样放了几天,直到室友为了穿去参加联谊找起这件毛衣来,露西才说:「喔,天啊!我本来想送去洗衣店,趁你还没看到就弄乾净的。真的很抱歉。」

关于被动式攻击这件事,我们来看看露西的人生告诉我们什幺。

以最轻微的形式而言,我们可能在自己身上看得到被动式攻击的痕迹。我们都会口头上说好,结果却用反其道而行来吐露内心真实 的感受。举例而言,在购物商场,我们拿了慈善捐款的表格,然后就把它丢在车上。我们同意要帮学校的活动做準备,但这件事不知怎地就被排到待办事项的最后一项。我们答应要做某件家事,但却玩得浑然忘我,把家事忘得一乾二净。

在诸如此类的情况中(至少就多数而言),被动式攻击的关键要素不见了。这个消失不见的关键就是「愤怒」。妈妈每叫她起床一次,露西就更心烦一点,但她表面上保持冷静,即使妈妈的嗓门越来越大。讨厌的老闆交代了讨厌的任务,员工就把老闆交代的东西放在文件匣的最底部,或是老公每次去买东西都忘记太太交代的购物清单,这些都跟露西的例子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在占用厕所时,露西的敌意较为明显,但也并非开诚布公。在被动式攻击的这个阶段,当事人即使明显尽了全力按照别人的要求去做,却仍能成功搞砸结果。比方杰克乖乖洗碗,但在过程中打破了两个杯子,他为自己开脱道:「我只是有点笨手笨脚。」

「疏忽」是被动式攻击的另一面。露西知道那通电话留言对她父亲很重要。不管实际上是不是她把字条丢到地上的,她反正没特别请她父亲注意。被动式攻击常常表现在忘记传递讯息或採取相关措施上,因为你对某人很生气,而你知道那个人会因此受到伤害。

被动式攻击也包括报复行为,像是露西把信用卡刷爆,但请注意,她自认有资格拥有那台笔电。她不认为买那台笔电是故意要攻击她父母的痛处。

你可能会问:人怎幺会这样?

首先,身为一个阅人无数的心理医生,我可以告诉你:说真的没有「劣根性」这种东西。

我再重複一次:没有天生的坏胚子、坏小孩、坏人。被动式攻击的行为不代表你是坏人,隐藏在这种行为背后的愤怒也不代表你很坏心。然而,我刻意挑一个孩子/青少年来举例,是因为被动式攻击的根源通常来自人格养成的时期。

我也想补充一点:儘管前述行为绝对不是可以接受的行径,但我对露西和她既困惑又气恼的父母一样心疼。直到露西明白自己的行为有问题之前,她还会继续伤害其他人,而我对她和这些人也都一样心疼。不管是对本人还是周遭旁人,被动式攻击都是人际圈中的一个问题。这种偏颇的生存策略常常造成破坏,本书的用意是要帮助双方一同摆脱它的不良后果。

我们来看看被动式攻击的根源何在,以便了解像露西这样深陷其中的人。

一切是怎幺开始的?

被动式攻击是一种应对机制。当人觉得自己无能为力,或者当人害怕招致不好的结果(例如造成双方的冲突或决裂),这种应对机制就启动了。无怪乎被动式攻击的行为源自幼年时期,儿时的我们多少都对控制自己的人生无能为力。

我们依赖父母或监护人供应食衣住行等基本需求。法律规定我们要上学。在学校,我们每天的生活多少都受到课表的支配。理想上,孩子觉得父母或监护人能满足他们身心双方面的需求。成长过程中,他们生活安定,受到照顾与保护,对家庭有归属感。他们学会信任,并懂得情感交流。在家庭与学校之间,他们培养自身的技能及随之而来的自信。经由受到照顾,他们也学会照顾他们在乎的人。

然而,并不是每个人的成长经验都这幺美妙,甚至绝大多数人都不是这样长大的。有些家庭里的人际关係可能直接导致被动式攻击的行为,有些家庭则间接鼓励了这种行为。

被动式攻击是怎幺开始的?以下是一些可能的情况。

强势+弱势=被动式攻击

如果父母其中一方很强势、另一方很弱势,孩子几乎难免都会有点被动式攻击的倾向。父母当中弱势的一方可能会用被动式攻击的方式对付强势的一方,不知不觉间就为孩子树立了绝佳的榜样。被动式攻击的妈妈背着爸爸买零食给孩子,然后交代孩子说:「我们不要告诉你爸。」孩子从中学到不能直接和强势或易怒的人硬碰硬,但可以为了得到你想要的而对他们说谎或保密。

弱者几乎难免会对强者心生愤怒和敌意,而弱势父母不诚实的沟通、甚或蓄意破坏的举动,孩子也可能参与其中。终其一生,在面对威权人物时,被动式攻击的孩子对强势父母的愤怒或报复渴望,可能一直潜藏在他们内心深处,不自觉地影响着他们的应对方式。

早年接触的其他人也可能为被动式攻击行为提供角色模範,例如比较年长的哥哥姊姊和亲戚朋友。隐藏负面感受的社会文化也是被动式攻击的成因。

图文热点

申博太阳城_申博sunbet988|最新明星八卦|网站地图 申博正网充值 申博sunbet在线